思考停頓。

關於部落格
  • 834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我殺了三個朋友,屍體放在房間角落的水槽裡


我坐在平頭朋友的機車後座打瞌睡,他似乎正在練習騎車,騎得跟走路差不多慢,又搖搖晃晃的很不安穩。
 
後面跟著另外兩個朋友,是互相有好感的一男一女,卻還沒到男女朋友那程度的小曖昧。他們在後頭叨叨絮絮,不曉得在聊什麼。
 
忽然機車一歪,驚醒的我馬上跳下車,平頭可能在恍神,很乾脆的和機車一起倒下去。
 
大家都嚇一跳,圍過來扶起他,那女生擔心的問他有沒有怎樣,男生冷淡的吐嘈,我說「還好我先跳車了......」
 
平頭抓抓頭,靦腆的說沒怎樣,不過膝蓋上挫傷一大片,根本就很嚴重阿= =
於是大家決定先去我家幫他擦藥。
 
 
我家很近,剛剛那條路直走拐個彎就到了。我家很小,玄關看進去是約一坪大的廚房,我爸正在裡面煮飯。旁邊陡峭的樓梯上去就是房間,我們合力把他扶了上去。
 
上去之後才發現醫藥箱根本是空的,啥鬼藥都沒有,於是那對準情侶一起出去買藥,留下我跟平頭。
 
我無聊的開始用電腦,平頭則跛著腳,好奇的到處翻弄。
 
忽然,不曉得他發現了什麼秘密,我只記得我站起來,說了一句什麼,接著把平頭活活掐死。
 
畢竟是夢,掐死他的時候沒什麼激烈反抗,也沒有手感,但是他的眼神卻忠實地浮現了恐懼。
 
平頭死了之後,我環顧四周,房間角落有一個帆布蓋著的水槽,裡頭裝滿了水,我伸手摸摸,像冰一樣的溫度。於是我讓平頭雙手抱膝,端正的放在裡面,只露出一小塊圓圓的頭頂。
 
蓋上帆布,然後平靜的繼續用電腦。
 
 
 
那女生回來了,捲捲的雙馬尾一跳一跳,她提了藥進來,男生卻沒跟在她身後。
我問她他呢?原來是被我爸抓去幫忙煮東西了。
 
原來如此。
 
女生問平頭呢?我隨口編了個理由,她「喔」的一聲沒再多問。我冷靜的用電腦,她把東西丟著,開始無聊的東看西看。
 
然後她說「咦?這是什麼?」,掀開了水槽上的帆布。
 
我想那時可能就是暴走吧?總之過程完全不復記憶,只記得我從椅子上起身,回過神時,她已經跟平頭擺出一樣的姿勢,靜靜的坐在水槽裡。
 
只剩頭上的雙馬尾浮出著水面,沉默的搖動著。
 
 
然後時間跳得很快,那男生也進來了,也掀開了帆布。一回生二回熟,這次真的是毫無波瀾的殺了他,三個人並排在水槽裡,死了也還是好朋友。
 
然後我照常用電腦,我爸叫我的時候,也一如往常的吃晚餐,隨便編個藉口,沒人發現他們已經死了。
 
直到幾天後,罪惡感慢慢的在心底壯大,恐怖到整個人都在顫抖,我打開帆布,或許是水的溫度,他們除了有些蒼白外,跟以前完全一樣。
 
我又坐回電腦前,外表平靜卻近乎瘋狂的搜尋,找能夠說服我,殺人並不是罪惡的藉口。
 
然後找到了,看完那篇文章,整個鬆了一口氣,甚至覺得平頭才是錯誤的,他才是罪惡,死了活該。然後又是一陣恍神,睜開眼,我又站在水槽前,掀開帆布一看。
 
剩下兩個人,還有幾個深色塑膠袋。
 
這邊我不記得心情如何了,只記得恐懼到了最高點,雖然害怕那些朋友的屍體,卻整天都不敢出門,深怕有人會無意間發現他們。
 
最後,連老爸都開始擔心,某天忽然敲我的房門,說要跟我一起吃飯,我不好拒絕,只能開門讓他進來。雖然知道他不會亂動東西,這頓飯依舊吃得魂不守舍,一直偷偷看著角落的水槽,看看帆布有沒有掀開,是不是會露出馬腳?
 
殊不知,這些小動作我爸都看在眼裡,於是他起身.......
 
 
 
 
 
 
叫我起床囧!夢到這邊被我爸吵醒了 = =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